保利春拍御制青花釉里红云海腾龙大天球瓶

- 编辑:admin -

保利春拍御制青花釉里红云海腾龙大天球瓶

  雍正一朝虽仅十三年…□,但御窑质量上佳,特别是自雍正六年唐英督理景德镇御窑厂陶务以来-•◁,制瓷工艺不断推陈出新,所出御瓷质量精绝▷□◁-,引来后世赞誉无数••◇,史称「唐窑」。本品「清雍正 御制青花釉里红云海腾龙大天球瓶」即为「唐窑」所出无上隽品,其体量恢宏▷■◁--•,直颈粗壮●○☆□▷◆,腹部浑圆,造型及纹饰母本当自永宣御窑天球瓶化裁而来◇•▷,足胫部绘海浪翻滚△▷◇,口沿绘海水纹一周,其间留白,自右向左书「大清雍正年制」楷书横款,字体工整隽秀。颈及腹部通体满绘云龙图案▷=,青花绘云气翻卷-▲▲•,汹涌澎湃;釉里红绘一苍龙于云气中腾跃,口齿怒张,须发披散,气势磅礡•▲•◁,右前爪前伸追逐前方的火珠,肌肉鼓胀,龙爪为三趾,皆锋利尖锐,气势撼人。其身形于云气中时隐时现,将飞龙在天的灵动体现得淋漓尽致,极富艺术表现力,明显受到南宋陈容的绘画风格影响□▽•▷▷。

  陈容,字公储,号所翁▲…=…•▽,福建长乐人,南宋端平二年(1235年)进士●▽▼●,官至莆田太守,南宋着名画家,以绘墨龙图着称,以墨色浓淡及巧妙的留白表现神龙在翻腾的云海穿行,其绘画技巧和艺术价值在中国绘画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本品以瓷胎为纸,钴蓝、铜红为墨▲▼,所绘云龙纹饰构图繁复细腻,章法严明考究,其艺术水平可与陈容之作比美,而以技术难度论,本品之瓷绘丹青则更胜一筹。其青花浓淡相宜,渲染有度,真有「墨分五彩」之神妙;釉里红沉着厚重,白描与平涂相结合,笔法精妙,色泽层次分明,不见浑浊、浸漫。须知青花和釉里红是两种不同的呈色剂▲★△■,钴与铜烧成的温度和气氛要求不同▼•□▽○,烧制难度极大,因制作工艺繁杂复而苛刻□◇•☆▲,自永宣后少有成器者,雍正御瓷推崇永宣御器,故御窑厂大力摹造■▪▽,即便如此,观有清一代青花釉里红制品,青花浓重时则釉里红发色暗淡,釉里红鲜艳时则青花灰暗,两全其美者,百中不见一二☆▷☆…◁▪,历为榷陶者所伤神,而本品之青花与釉里红均鲜妍欲滴,恰到好处○=▪…▽,益见其难能可贵,由此也可见本品烧制技术之炉火纯青▼★△★,可谓盖世之佳作。如此也难怪乾隆初年,乾隆帝对御窑厂作品「远逊雍正年间所烧者」的现象颇为不满,屡屡责问唐英•■,确实以本品之质量度量后世之作△▪,实是鲜有匹敌者…▼▪◇•,乾隆帝的牢骚也可以理解了▷□▷。(见《唐英瓷务长编》:乾隆三年十月,「釉里红梅瓶红龙颜色不好,往好里烧造。」)

  如前文所述,本品器形■○△•、纹饰均自永宣御窑化裁而来★-▷■□▼,此种腹部浑圆的大瓶创烧自永乐▷●◁…,当是受到西亚文化的影响,纹饰见有绘缠枝花卉◁□=…▷▷、穿花龙纹、云龙纹及青花留白海水龙纹四种-□◇,所绘龙纹布局大致相同★▽=●,皆作回首状,龙身粗壮健硕,爪为三趾,宣德御窑出现属「大明宣德年制」款识者▷◁,亦为楷体▽▷■△◇,自右至左一行书写于口沿=▷。清宫内府典藏丰富的永宣佳作◇■△★▪,以致雍正皇帝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优势去领略永宣御窑之风采,从而对永宣御窑各方面的艺术成就取得深刻的认识,如此所凝积的美学思想使得他们由钦慕古物转入摹古抒情之际▪-★,更具独特的艺术视野-△◇◆◁●,往往撷其最精华之处组合化裁,既保留经典元素,又另见新意。他曾命将清宫旧藏永宣瓷器交由景德镇御窑仿制◇○•▪□,并特别说明不必写年款,以期竞技于古人▼▼,如北京故宫藏一例雍正仿无款青花穿花龙纹天球瓶,青花苍雅,颇得原作神采●◆▪◇,同时加入自己的审美喜好■▪◁▲◆▲,笔触更趋细腻。清宫造办处文档对此类「摹古还需出新」的指示即有明确记述:「雍正七年四月十一日郎中海望持出葫芦式磁壶一件。奉旨:将此壶交年希尧照其款式仿烧造几件,其釉水如不能十分像,些须深浅亦可,将原壶上添一盖。」 本品亦是这一指导思想之下的产物,其器形、龙纹形象、写款方式即是对永宣御窑的继承,而青花加釉里红的表现形式则是「摹古而不泥古」的创新,除本例外,北京故宫收藏数例雍正御窑佳作▷•,其设计理念亦是如此,如「清雍正 青花海水白龙纹天球瓶」、「清雍正 青花釉里红海水龙纹天球瓶」,纹饰、布局相同,母本皆自永宣御窑而来,创新在于白龙采用剔刻工艺•-▷=◆,红龙以铜红绘就,两相对照△■,令人耳目一新。

  胤禛作为皇子,自幼受到良好的汉文化教育▪▼◇◁▽■,熟读儒、道、释各家经典,继位之后•◇◇◇…,遵循圣祖康熙皇帝以程朱理学为理论基础的以儒治国方略,以「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作为个人修养和国家治理的思想原则,勤于政事,在位虽仅十三年,朱批奏折达两万多件。勤政之余,从事艺术鉴赏当是他的最大爱好,内府的丰富收藏也为他优秀艺术修养的养成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品味不凡,宋代美学追求空灵之美●◆•△,平淡自然,注重自我表达的美学诉求与雍正皇帝的审美趣味最为契合▽●•○…■。如他对宋瓷不饰雕琢的自然纯净之美青睐有加,故雍正御窑于单色釉成就颇高,所仿五大名窑,各釉色灿烂夺目●▼★••●,成就了一段陶瓷史上的传奇。除仿宋瓷釉色外•-,将宋代绘画融入御瓷的创作亦是一大创新,宋代绘画中,赏心悦目的花鸟●◁△★•、意境悠远的水墨山水成为主流,雍正御窑所出有珐琅彩瓷器中,即有相当数量的作品以宋画画意为本▽▼…,如台北故宫典藏「清雍正 珐琅彩瓷赭墨山水碗一对」,碗外壁一面以赭墨绘崇山峻岭•△◇,一高士坐于山石平台上,另一面绘潮水奔流,颇得宋人意趣,其他如花卉、禽鸟等题材,更是不胜枚举。

  本品所绘苍龙气势万千•◇…,飞腾于海面云气之间●•▽●▪☆,红蓝辉映,成功的将宋人绘画技法与瓷绘这一新的艺术载体结合起来▽☆▷○,令观者不无赞叹不已。前文已提及☆•★▽,本品所绘云龙纹样为自陈容墨龙图而来,气韵生动…-,锋利的三趾龙爪尤为引人注目,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此式龙纹常见于唐、宋、元工艺美术,清代则极为罕见,此时官窑几乎都为模式化的五爪龙=☆,考其缘由,当是本品以陈容画作为粉本,是一件独特的「画意」御瓷。与本品相同的雍正作品见有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例,陈设于长春宫内;拍卖市场见有中国嘉德于1998年春拍上拍一例,编号752○□;另有北京翰海2001年春拍第1671号,口沿有伤,以1045万元成交。除御窑瓷绘外,同一纹样还用于掐丝珐琅作品★△=▷□▲,实物可见香港苏富比2017年秋季拍卖会第102号「清雍正 掐丝珐琅仿青花釉里红云龙纹天球瓶」☆☆▽◁。尚见有数例同一风格的雍乾御窑佳作,与本品采用同一画样的见有两例属乾隆款者,一为北京故宫藏品,一例原藏于台北鸿禧美术馆;绘画风格摹画陈容画作最佳者☆■△▪,当属原藏台北鸿禧美术馆的「清雍正 青花九龙纹天球瓶」◆-,画面上云气氤氲,大小九条飞龙身姿各异☆●•★△▷,于云海中腾跃☆☆•★,正是所谓「云龙九现」,青花浓淡得宜,将水墨淋漓的质感表现得极为成功;另有天津博物馆藏「清雍正 青花九龙闹海图天球瓶」△▲◆,绘九龙飞腾▼□▼,但少了云气的衬托,观感则略逊一筹▪□△▽●◆,北京故宫藏有乾隆窑「青花云龙纹天球瓶」即是在此基础上绘云气为底色□○◁★◆•,但所有龙形皆是浮于云气之上,已无陈容所绘巨龙在云气时隐时现的神秘动感,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北京故宫藏一例乾隆窑「青花釉里红云龙纹天球瓶」上△◁=▷,蓝▼☆○、红二色皆发色可人=•◆,笔触亦堪精妙,惟云气亦是作为背景衬托,缺少了与红龙的互动透视。值得注意的是,前述乾隆窑「青花云龙纹天球瓶」在北京故宫出版物中明确说明此为乾隆三年御窑厂奉旨烧造的「宣窑放大天球瓶」,乾隆窑「青花釉里红云龙纹天球瓶」亦是典型乾隆早期年款。

  纵览以上数件以陈容笔墨为灵感源泉的雍乾御窑,可知雍正皇帝对此题材的喜爱,以致到乾隆初期御窑厂仍在烧造,其中除了对陈容作品的青睐之外,似乎还有可探究之处。大清由马上入主中原,为了巩固统治,清世祖顺治皇帝逐步接受儒家正统思想□▷,而「孝」是历代儒学家推崇的思想之一,为此☆▲■▽…,他亲自为儒家经典《孝经》作注□◇●☆▷☆,并以自己作为孝的榜样,向天下昭示自己对母亲的敬孝,顺治十三年命内府刻印《万寿诗》一卷,书中集其为母亲博尔济吉特氏撰写的祝寿诗三十首…★▼○。清圣祖康熙皇帝自幼由祖母抚养长大,八岁父顺治驾崩▷□●▽,他由此登极□•△△▷◆,十岁时生母病逝●□▪☆-,自述幼年在「父母膝下,未得一日承欢」,故对祖母极为孝顺,现藏北京故宫的康熙二十五年铭文铜鎏金四臂观音即为康熙皇帝为祖母孝庄太皇太后祈求长寿而特制。清圣祖康熙皇帝延续了顺治皇帝的治国理念□◇…▲…,以儒家思想为治国之本☆••△■,重视孝道▽-…○。康熙末年◆□▷▽=,政治渐趋腐败▪●=,诸皇子结党谋皇储◆…,社会危机四伏,清世宗雍正皇帝胤禛之所以能继承皇位○◆☆▪,即是因为其恪守孝道,处处关心父亲的身体-◇,时时膝下问安●☆◁△▲,遵从康熙的教导,在藩时处事谨慎,不结朋党,与诸兄弟友善,加之圣祖康熙皇帝又喜欢胤禛的儿子弘历,故而能被立为皇储,并由此登极。胤禛对康熙皇帝的孝敬与尊顺可由一例清宫绘画得到印证,康熙二十八年,康熙帝命宫廷画家焦秉贞仿照南宋楼璹《耕织图》刊本绘制《御制耕织全图》◁□★☆●,以示重视农桑,北京故宫藏有《雍正像耕织图》一套,该图现存52页,其中46页上均有胤禛亲笔题写的五言律诗并钤「雍亲王宝」◁◇、「破尘居士」二印◆□□=,可知该图绘于胤禛登极前的康熙时期,其内容和规格完全仿照焦氏本,所不同的是图中主要人物如农夫、蚕妇等均为胤禛极其福晋等人的肖像,这在历代「耕织图」中为仅见,其目的无疑是为了迎合其父康熙皇帝重视农桑的心理,以显示其对父皇旨意的践行。

  北京故宫藏有一幅康熙帝写字像▼■★■△,画面绘青年康熙皇帝坐于金漆龙椅上,身前书桌上摆放有纸砚,左手抚纸,右手持毛笔,正准备挥毫▪○◆,其身后安放有一巨幅座屏,屏中正是一幅墨龙图▼-◇=,画面上云气弥漫,一大龙自画面右上云气中探出身来,左爪抓住巨石,右爪高举▷▽•-●★,一小龙自左下波涛中腾起△▷□•●▲,仰首呼应大龙,画风与陈容之作十分接近。康熙皇帝酷爱书法★▷,自云●◇▲◇◆:「朕自幼习书★◁○★▷◆,毫素在侧▽○=,寒暑靡间。」可见笔墨功力匪浅•■◁■•,具有相当高的鉴赏水平,他将此墨龙图作为描绘自己挥毫时情境的背景,足见他对这幅作品的喜爱,由此也可推测▪●…,作为皇子的胤禛陪伴在康熙皇帝身边时■■○☆•○,也时常看到这幅墨龙图,故对其也钟爱有加-●▪。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一方松花石雕苍龙教子砚-△,随砚石形状随形雕刻,正面上方浮雕苍龙教子纹饰-□,布局○●•▽、形象与陈容之作颇为接近,背面镌铭文「一拳之石取其坚,一勺之水取其净」■-▷,钤「体元主人」、「康熙辰翰」二章,后刻「赐胤禛」三字……▽☆,表明其为康熙皇帝特别赐给胤禛,铭文也暗寓用人应取其长处▪▲●,可见康熙皇帝对胤禛的教诲。

  清代宫廷绘画中,如上述康熙写字像一样描绘帝王日常生活☆☆▪◇◆、爱好的作品并不少见,而在诸位帝王中,胤禛似乎是最为热衷于此的△□▲,他命宫廷画师绘制了多套描写自己爱好活动的各式行乐图,如胤禛对修道炼丹之术颇为沉迷,其中有一帧即绘雍正皇帝作道士装扮舒坐于山崖☆◆-▽◁•,左手执拂尘,右手拇指、食指轻拈一粒明珠,一派仙风道骨,山崖下波涛翻滚,一三爪青龙上半身自海中探出,身形与陈容所作近似,惟无陈龙之凶猛▲☆□★△★,神态更显恭顺▽◆▷,似被气定神闲的胤禛驯服,此画亦可作为陈容一派画法对此时宫廷绘画影响的例证。需要注意的是,至胤禛登极成为雍正皇帝,此类云龙题材才出现在雍正御窑,其初衷当也寄托了对父皇的思念。并且龙在中国文化中一直以来就是王权的象征,本品表现的苍龙叱咤风云、势震山河的雄壮意气○…,同时也是在象征雍正皇帝如此巨龙布雨九土☆■▪、施恩于民的德泽,设计者将雍正帝对父皇的一片孝心与思古之情,在审美高度纳于一身,终成此无上巨制…▽=◆,同时蕴含对帝王的歌颂△…•△-◆,其理念可谓十分高明,由此又不得不提到其设计者唐英=★■□▽。

  唐英,字俊公,自号蜗寄老人●●=☆◆•、陶成居士,关东沉阳人,隶汉军正白旗。生于清康熙二十一年(1682)○▽…◇▲△,卒于乾隆二十一年(1756),雍正六年奉使景德镇御厂,佐理窑务,充驻厂协理官△□■;乾隆元年奉命停止窑工出使淮安关。二年又奉命复办陶务,以淮安关使并兼领陶务●◆…。唐英一生事迹除供奉内廷便与窑务相始终,先后榷陶二十八年之久☆-•,以「陶人」自居=◆□☆,日夜竭心求索和致力「陶之业,陶之人,以迄陶中所有之事」□□▽,为景德镇御窑厂历史中,督陶时间最长、成绩最着者。唐窑之物可分三类:一为供御瓷器,每年由唐英督烧监造上供御用。一为唐英敬奉庙宇之供器,以表虔诚之心。一为唐英自用或馈赠亲友之作,多见文房器皿,如笔筒▪■▲•◇、水盂,喜以诗文、印章入饰,署款唐英斋室名号,常见为「陶铸」、「隽公」□◆▲、「蜗寄居士」、「古柏堂」等。

  唐英富具艺术才华,除了设计与创作瓷器以外△◆◁■◆■,对诗词、戏剧▪☆、书画均有造诣,只是为榷陶盛名所掩,不为人知。与唐英一样出身、后官至文渊阁大学士的高斌为《陶人心语》所写序言中说道☆△…■●:「唐俊公先生自少与予同侍内廷,长予一岁,顾先生之书画△☆○-,法皆臻绝妙,又能诗善属文•★…,才情掞发,声望卓然。」据叶氏《再续印人小传》称•★▷△:「唐英★▽▽▪…,工宋人山水人物,能书☆▼○=•,诗有清思,榷两淮、九江◁▼□•▽=,珠山昌水见之笔墨者为多。曾主官窑事,制器甚精,今称唐窑◇•-■☆…,尝亲制书、画、诗◇◇◆•■▲,付窑陶成屏对▲□□,尤为奇绝▼◁◆◁。」唐英擅长书法与绘画,平生尤喜作墨龙画,朋友中来求画墨龙者甚多。这在唐英的诗文记述中多有反映,前后曾赋诗七首皆涉及画龙一事,例如《陶人心语》卷五·五言绝句《偶画墨龙并缀小诗》●•、《题画龙赠九峰僧》,七言绝句《画龙寄钱集斋通政》○▽★。今日虽不见唐英所绘墨龙书画实物,但可以肯定其水平绝非平庸,正因为具有如此高超的功底○▪▲▲◆,唐英将其别出心裁移至瓷胎之上绘画,并非难事,故以墨龙入饰瓷器是为唐英之首创,由此足见其对墨龙画厚爱之深。唐英亲制墨龙器存世珍罕☆●=■,见有原中国文物总店收藏「陶铸」款墨彩云龙纹题句天球瓶及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典藏的墨彩云龙纹笔筒,另有本公司曾拍出一件墨彩云龙纹题诗笔筒。以上三件均为釉上墨彩◆•★▽=,为唐英自制文房,艺术水平虽高,但品级自是无法与本件供御之作比肩,故本品可为雍正御窑之绝品△▼▼☆○,可谓珍罕之至。

本文由亚博-天体物理编辑整理报道